wasabi

清寡薄凉一洼熔岩

今天选择了坐8小时大巴车从黔西南州到省府贵阳 是近五年来自己做的最后悔的一件事儿

提着生蚝和饺子 奔得大汗淋漓 最后一刻 几乎是伴着汽笛的嘶鸣声 我们踏上了归程列车

我梦到一个孩子

在路边的花园哭泣

昨天飞走了心爱的气球

“你可曾找到请告诉我” 

那只气球

飞到遥远的遥远的那座山后

老爷爷把它系在屋顶上